與卓千仁波切的因緣

 

今年我有一趟不丹行。

 

如果是在1998年那段時間,我是很有意願去一趟美麗的不丹,尤其那時候我正在親近來自不丹的上師:卓千拉貢仁波切。自然有「去他寺廟看看的想法」。不過大家都知道一趟不丹的旅費很貴,這個想法並不容易實現。

 

後來2004年我離開藏傳佛教系統,我已經沒有去不丹的想法了。

但,因緣不可思議,我竟然認識了不丹達人廖文瑜。不過光認識也沒用,我早已不再有去不丹的願望了,何況這位不丹達人已經事業崩潰、身陷中年危機,自顧不暇了。在文瑜中斷六年未再踏足不丹的時刻,竟然有人再度邀請她組織一趟不丹旅遊,就衝著這個機緣,我也意外進入了不丹的旅程。

 

既然難得去趟不丹,即使仁波切已經圓寂了,我還是試著打探一下仁波切的道場,如果行程順利,我也想前去走走。

 

如果沒有這次的聯繫,這趟不丹旅行,就沒有接下來這段故事了。

到了不丹才發現文瑜在不丹的老友「前文化部秘書長」搭秀,跟仁波切很熟,而他夫人更是仁波切患病到圓寂那段期間親自照顧他的人。更意外的是,我們這次旅程所住的飯店因為某些因素,被迫更動了三次,最後落腳的飯店與仁波切道場竟然走路不過七八分鐘就可以到了。

 

20191015日我們前往卓千仁波切的不丹寺廟拜訪。

在這趟不丹旅程還沒出發前,我一直在尋找當年(應為2004年)為仁波切設計的一份募款DM,卻遍尋不著。

返台後,不死心,繼續找,還是找不到。今天為了清空書櫃,才在深埋書籍的最內層找到這份早年的DM

 

看了這份DM裡面的文案,我才明白,當年卓千仁波切所要蓋的寺廟,就是10/15我們去拜訪的這個道場––「龍欽巴南加卻林閉關中心」。當年我請仁波切坐在電腦旁邊,我一邊和他討論細節,一邊美編這份稿子,沒想到今天我是親臨該稿所講的寺廟了。

 

這是個神奇的因緣,歡喜有文瑜和一些學生的陪伴,在不丹見證了這段從2004年就開始的因緣……

在清淨的自性能量連結下,一個消逝的往事,被喚醒,並且這麼振奮人心的加入今天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