脈輪工作坊結業心得

 

在生命的最初,每個人都是沒有任何染著地來到這個世界,但為了生活、工作、家庭……的各種不得不,逐漸忘了當初那個純淨無瑕的自己。經歷了七個脈輪的探索,開始認知到自己身上揹了一層又一層的的包袱,那些讓自己無法自由的總總……

 

「上完第一次工作坊後,那幾天,突然覺得我不是我了」 T說,因為工作、家庭,不得不放棄自己最喜愛的畫畫,曾經可以隨筆一揮就畫出生動圖畫的茗方,已忘記如何開心享受畫圖。經歷第一次工作坊後,大概有兩三天,處於不曉得自己是誰、該做什麼的狀態,自己不是自己所認識的樣子,但經過書寫、畫畫,終於再慢慢的把原本的自己找回來了。

 

「當初進來學堂學習,就是要對我老婆負責,因為我害怕她被騙」 F先生說。原本自認為家庭和諧美滿的F,探索後突然體會到:「我凡事都很負責,但我卻沒對自己負責。」這一刻,他終於轉頭回來『看』自己。一個人只要有機會從平時看向外在,轉向內在,他就開始轉動命運,讓自己脫離輪迴之鏈。

我第一次能真正做我自己了,我再也不是誰的媽媽、誰的太太」溫柔婉約的許媽媽這麼說著。他是一位事業和家庭都很成功的職業婦女,「從小到大,我今天早上才意識到,這是我第一次自己決定要為自己做一件什麼事情」,在經歷七個脈輪的探索,發現自己不喜歡過著原本的生活,用著別人的喜好當作自己的標準,小時候是父母、之後是先生和小孩,都忘了要自己熱愛的、喜愛的事情是什麼了,到了最後一天的工作坊早晨,終於不再是一個什麼角色、身分,能和自己很自在的親近、相處。

機械性的生活不斷的在我們周遭上演,每天都在進行一樣繁瑣的雜事,似乎永遠看不見盡頭,只要有任何想成為自己的時刻,就會被其它價值壓抑,這種窒息感讓一個不到30歲的志偉(化名)拼命想逃,但最終他放棄了自己的任何情緒,對未來再也沒有熱情。「在工作坊上,原來我是一個很有想法跟感覺的人」,失熱情的志偉,終於在工作坊上再次找回自己的感受,「原來每一個人都是這麼辛苦的走過來,之前裝作沒事的想法,在這邊再也不用偽裝了」

 

「我不能軟弱」是另外一位平和堅毅母親的信念,「我從來不知道我不能軟弱,但在這一刻,能從新完整的看到一個生命的探索」

生活種種的「不得不」,都是因為過往的創傷、傷疤,讓我們不斷的用各種方式遮掩,「當我能願意把我以前覺得不好、不堪的事情講出來後,才發現自己是因為那些原因才活得這麼累、這麼辛苦,最後覺得什麼都不是」也是事業非常成功、有著自己一片事業版圖的詠玲(化名),「我一定要做到最好、我一定要有危機意識」這些信念牽絆了詠玲50幾年,原來這一輩子都在為別人而活,而不是真的為自己而活。

「真正的問題是在於我,我不敢探索自己的內在。一位凡事親力親為的媽媽哽咽地說著。他一直沒有勇氣去面對自己,不停的忙碌於小孩、先生,想上課的時候,還是要請示先生,擔心先生不讓他來上課,但她最後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些都只是自己不敢探索內在的藉口。

以前我們都沒有方法,所以必須要奮力地撐著,現在我們開始認識了這個精微能量,終於可以看見當初束縛住自己的身不由己,也願意慢慢的放下自己的枷鎖,朝向自己的內在光明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