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歲以後的轉化之戰

 

宇宙為人類設計一段奇特的生命旅程;三十五歲以前,人的生理心理條件,是要承擔探索、育成的任務。

 

所以三十五歲以前的人會拚命吸收、拚命開拓眼界,並且很容易有追求的目標;他義無反顧地追求,絲毫不會懷疑自己的選擇和決定。

 

到了三十五歲~六十五歲間,人的生理心理條件,是要用來開啟另一段探索––它與三十五歲以前的主題、內涵大異其趣,你無法僅僅是透過「本能」就想加以了解、掌握。

 

當人們來到這段時期,通常只會覺得自己的生活好像有什麼不對勁,但又不確定自己發生了什麼問題;不過他開始會思考「自己的意義何在」這類問題,並試圖想創造意義、想要有活力,但不幸的是他完全創造不出有意義的生活、行為或追求,即便投入宗教、善行、社團,甚至外遇,他也無法為自己創造出下半生足以賴之的價值、意義。

 

有些比較敏感、有直覺的人,可能會在某一天突然醒來、開竅,產生「昨日種種,已經如昨日般死去」的感受.......,他發現以往經歷過的世界和成果,都不再是自己生命的目標與重心,於是他開始朝內在探索——他具有一種先天的悟性,知道接下來的生命課題在內在,而不是追求外部的成就。

 

人們在三十五歲~六十五歲期間,如果都沒出現上面兩種情況,那麼他就無法展開新的生命歷程,找到生命的新大陸。

 

人人都必須尋找宇宙埋藏在三十五歲~六十五歲間的生命密藏,錯過這個密藏,是此生最大的損失。

 

我在四十五歲才察覺生命中有這個密藏力量,卻要一直到五十一歲才知道如何運用它。

 

當我把這個訣竅教給其別人時,他們也會立即看懂自己的處境,甚至看見別人如何陷入這個困境,卻一直以徒勞無功的方式在「逃避問題」——雖然他們都堅信自己是在投入某種有用的自我提升課程,但所有看懂三十五歲~六十五歲間的生命能量的人,都知道他是在做一些浪費時間、浪費生命的努力。

 

我們所說的三十五歲~六十五歲間所發生的課題,印度的聖人知道那就是源自第五脈輪––喉輪的力量,但印度聖人認為這個力量發生得更早,早在人們生理年齡二十九歲~三十五歲間,人們的能量狀態就開始進入喉輪力量的漩渦中,因此人們會不知不覺被拉入這個屬於喉輪特性的課題。

那是什麼課題呢?

 

那是生命狀態必須從物質、表象、世俗的拉力中跳躍出來,進入神性的視野、神性的課題。

 

因為這次的跳躍並不容易,所以人們必須非常勇猛果決地振作起來,與物質、表象、世俗的世界斷絕牽扯,才能脫離位在喉輪下方的脈輪的物質拉力,往上升進,進入神性的意識。

 

喉輪很像一個轉化器,人必須經過它,從物質品質轉化為神性品質。

 

有位出家師父問:「所有的人都必須經歷這一場轉化嗎?」

 

「那是當然的,因為每個人都要來到二十九歲,每個人都有喉部。」我說。

 

「經云『一子出家,九族升天』,出家人也要經歷這一場轉化嗎?」

 

我說:「並不是剃髮住到寺廟、穿上袈裟、吃素誦經就是可以讓九族超升的『出家』。一個還耽溺著物質、世俗、貪瞋痴慢疑、不明白萬法虛幻的人,就是『在家人』;能夠從物質、世俗的拉力中超越出來,才是『出家』的意思。換句話說,出家是為了更全心全力來打喉輪這場人性跟神性的戰爭。」

 

當人們的成長來到喉輪能量中心時,他必須對喉輪課題所代表的意義有所察覺,並且重視、開始探索這個課題——也就是他要去弄懂什麼是物質的、什麼是神性的;什麼是這個階段所要進行的自我轉化?

 

沒有人能自外於這個探索和戰爭,如果不願正視這場戰爭,或在這戰爭落敗了,第五脈輪上方的第六脈輪(眉心輪、額輪)就會徹底緊閉,你會退回世俗、物質的能量世界,然後在往後日子掉進無止境的擔憂恐懼,尤其你漸漸靠近老年了,肉體健康的問題就會徹底抓住你的注意力,讓你終日惶惶只是關注著身體保健、該吃什麼、該避什麼?哪個醫生說了什麼?哪個秘方說了什麼?你只知道要致力於解決這類二元物質層面的問題,而那正是你在三十五歲~六十五歲間就該克服的問題。

 

喉輪的特性是要將你帶入一個全新的生命課題,為了進入這個課題,喉輪會為你安排一場戰役——它也許只是剝奪你的鬥志,或將你困在各種原因的焦慮、憤怒中,也可能直接把你推入一場生死決戰,例如你的財產忽然被配偶奪走了、忽然出現毀滅性的外遇、忽然生了重病⋯⋯逼你必須在毀滅中重新站起來。

 

如果你面臨的是一場生死決戰,那也只是為了要讓你與過去物質化的、淺薄、世俗的「我」決裂,好使生命能量上升、通過喉輪,所以此刻你是在進行一場靈魂的煉金術。

 

因為你正在經歷這場內在自我割裂、自我矛盾、自我轉化的生死淬煉,所以你會常常感到疲乏、厭倦、無意義等等,那就是典型三十五歲~六十五歲間的身心狀態。我在2004年寫過一本《中年危機之旅》,就是在描述這階段的生命困境,又經過十多年的探索,我才能從脈輪能量的角度更準確地看懂為什麼人的身心、人的命運會演出這樣那樣的戲碼。

 

雖然所有人都必須經歷這一場轉化,但基本上大多數人無法轉化成功,他們不是漠視這個課題,就是寧可退守世俗、物質的世界,對有無必要進入神性保持質疑,甚至認為那是天方夜譚。其實人們只要能正視這個課題,內在的光、神性就能照亮他,幫助他找到可以前進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