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不知有中年焦慮這回事的幸福人兒》

青年期,人們悠遊在飽含活力的感官唯美中。熱衷音樂、美術、哲學都可以讓人們感到內心有著落,哪怕站立在多微小的事物,它都可以成為一方安樂淨土,安頓人們,讓人死心踏地投入。

當三十五歲~四十歲到來(未婚者除外)已婚或曾經有過婚姻的你仍渴望愛情,那表示你已經進入中年了。

曾幾何時「我不再那樣了!」或「我不想再那樣了!」成為你的口頭禪。

當這種句型頻繁出現在你的言談時,就表示你已經徹底離開青年期,離開感官的、唯美的、物欲的、表象的時期,堂堂邁入中年的第二個型式——抽象化世界、唯心世界。

亦即你將從縱情感官狀態退縮為依賴道德、戒律、自我克制的理性架構裡。

你開始從「道德....」中找到短暫的安全之地,不是你不渴望感官的、愛情的,而是任何感官的審美耽溺,都會讓你嚐到遭受電擊警告的苦楚,於是你「道德了」——活在「哦,那個對我已經沒那麼重要了!我現在變很多了⋯⋯」的安全距離裡。

讓你再選擇某個人共度餘生,或讓你選擇一件事重新開始變得很困難,因為最終你只會看見審美的幻滅。

你只有青年期的經驗,因此你只能用青年期的感官審美經驗來評價眼前這個新的中年的選擇。真正中年的生命模型你還看不見,老年模型你更看不見,超出青年體驗以外的知識,你一概付之闕如;你以昔日經驗無力地面向眼前一片灰茫茫沒有一株花草樹木的世界,潛意識裡你知道不對勁,但你解釋不了自己,也解釋不了眼前。

因此你被禁錮在百無聊賴的情緒中,這時滑滑手機、瀏覽著五花八門卻毫無差異性創造性的訊息,整個網路世界都想創造笑話、笑果博取你眼球的關注,但要做得出格卻很難,要提供出路更難,那種只停留在感官階段的模式,是一種苟延殘喘,只能加深你的焦躁感和厭煩感,可是已跨入「道德階段」的你,又忍不住自責起來:「我怎麼這麼沒耐性呢?怎麼這麼缺乏體諒心呢?怎麼這麼⋯⋯呢?」這一再重複,卻又退不出來的困境,最後甚至會壓垮你的身體,你喘不過氣來覺得常常心悸、肩頭僵硬痠痛、背部痛⋯⋯,人在感官、物質階段的心理毀滅,連帶地使肉體都配合起來一起受苦。

如果你知道《易經》「屈伸」的原理,至少可以知道在這感官階段崩毀的時刻,就是「屈」的狀態,就是以「屈」蓄積力量準備彈跳「伸」的階段。

此時的屈,對一般人來說更像是毀滅、死亡––那種年輕時期的生機死亡了,一去不復返了。

死亡是更深的安靜,屈的力量特質也是如此,在屈的時候其實需要更安靜、更放鬆、更寬心,可是人們反而會更掙扎、更僵硬、更焦慮。因此剛要孕育種子的土壤被不斷翻動,以致「屈」的作用無法醞釀,最終導致失敗、沒有力量了。
人們無法安靜地「屈」,是因為不知道如何進行「屈」的方法與訣竅,而且又因為過度的焦慮恐慌,而無法進行「屈」的練習。


「道德階段」其實就是在失去耐性下,被焦慮所逼而自動選擇的假性「屈」。它像安慰劑,可以安撫人,幫人轉移焦慮,可是一段時間過去,它的副作用就會產生––被他轉移、忽略的真實問題,會讓他更暴躁、更缺乏耐性;他表面上是一個形象,私底下是另一個形象,但在他的理解中,他是表面上那個形象,所以他不是故意要欺騙你,他是被自己欺騙了。

 

【喚醒內在的力量】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o4yrvVLkCD0ZtKrqgotuMNtxY4_eJLrW4gE2G64YQDM/viewform?edit_requested=tr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