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有「道」

假如我們的身心反應算是一種具象的風光,那麼,我們可能以為自己已經很認識這個具象的樣子了。不過嚴格說起來,我們只能算是了解自己身心的皮毛而已,就別說還要改造這個複雜的身心了。

尤其當身心已經「具象」時,這時再想要更改它、修正它的品質,那不僅非常困難,而且可能只是徒勞無功。

《老子》說事物在微小的時候,最易被消散。

我們不應該將這句話視為簡單的經驗之談,如果這只是有經驗的老人講的話,那麼老子講的話為什麼就比其他的睿智老者講的話神聖呢?

但,如果老子是從「能量面」在講的,講的是「一件事在能量還沒累積成具象之前,才是最容易被解除消散它的時刻」,那麼老子為我們勾勒出來的生命層次、生命景觀,就能為我們註解以下我們要談的問題。

雖然能量發展成為我們的身體狀態、心理感受之前是比較容易消散的,但要用什麼方式消散?這就不是我們所能懂的。

《老子》這本書就是在談一系列的消散方法,當然,《老子》和《易經》一樣,都是在講一種「很簡單、很簡易」的方法,只是一拿在我們一般人手裡,卻總讓我們腦筋轉不過來,變得奇難無比。

生命中那個「很簡單、很簡易」的世界,其實是因為跟我們的本能習慣背道而馳,所以我們轉不過去。

譬如老子說「道」並不是生理、心理層面的事物,所以人們無法覺知到它。但,當「道」的力量一被開啓,開始作用了,它就會在人的身上反應為生理、心理的現象。

老子這些話隱藏著秘密,它等於在告訴我們:人的身心兩大經驗,其實不足以處理身心的問題。要處理身心問題,其實是要從另一個––「道」的層面來解決。

 

當「道」的力量產生了,它就會開始改造過去從「身心」為基礎所堆疊而成的世俗世界。「道」開始讓世俗的「身心」可以變易、改變、重新開始。

 

再來,被「道」的光照耀之後,而展現出的生理、心理現象的改變,我們必須把它描述出來,否則人的粗糙意識就無法認識這一切。

因為意識是很遲鈍的現象,它必須在重複蝕刻下,才會「意識」到一個新的領域,

換言之,意識其實一向是「老套」。

 

意識就是「可道」的生理、心理現象。

至於道,那不是意識可以知道的領域,但道可以啟發意識,使意識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