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迷思

人子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不斷尋找風水福地,希望父母祖先可以庇佑自己,自古以來人們已經如此堅信風水的說法。清.周召對這個現象有一番省思。


他說,所有父母從懷胎,到孩子呱呱墜地、長大成人,無時不注意著孩子的哭笑、飢寒⋯⋯,孩子稍大了,還要幫他找老師,找對象。眼下,為了孩子就要努力工作賺錢,想到未來,又要為孩子準備好存款、遺產。活著時,為了孩子做牛做馬,人死了,好像可以卸下重擔,不料,子孫又把自己的得失、顯達與否、有錢沒錢、有病沒病,哪怕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都歸咎於已經過世的親人在天之靈障礙他、沒有能力照顧他。


唉呀!為人父母的,生前想得到子女的回報都未必有機會了,而身為人子的不能體會父母的辛勞,把一切成敗責任都歸於在天之靈的父母,真的是到父母死了都不放過。(咦,這是媽寶、爸寶心理吧!)

《易經》說:「身為子孫的,能繼承父祖的精神,就沒有過咎!」

一個繼承家業的男子,頂天立地,不能直挺挺地站穩在風雨飄搖的人世間,只想靠墳墓中的枯骨,把它遷來遷去,拿著父母遺骨來引生事端,造成家族不和,這是存心不仁,也非常沒有智慧。

再說,風水的利益是靠父母嗎?如果過世的父母還有知覺,他們不會愛護後代子孫嗎?哪需要再靠風水才能愛你?如果風水地理的影響力這麼關鍵,那麼死去的父母又哪能在其中起什麼作用呢?

清.周召《雙橋隨筆》
「今夫父母之於子,自懷胎墮地以迄成人,其間察其啼笑,伺其饑飽,候其寒煖、疾痛、痾癢、呴噢、抱持,艱辛萬狀。既離襁褓,則又為之延師,為之擇室,在目下,既營衣食之謀;憂異日,又悉田園之計。生前之心血為兒孫作馬牛,已盡枯矣,既歸黃土,似可以息肩矣,乃一切得喪榮枯窮通壽天,與夫至纖極細者,仍無不歸其責於就木之人。嗟乎,父母欲受人子之報,生未必能,而人子不恤父母之勞,死猶不免。《易》不云乎!『幹父之蠱,有子考,無咎』,吾身幸為男子,戴圓履方,不能自立,而欲邀庇於塚中之枯骨,使有遷徙暴露之憂,起訟破家之患,不但不仁,亦不智甚矣。且風水之利,聽之父母乎?父母有知,未有不愛其後者也,不待風水也;聽之地理乎?則父母既無權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