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易經》看母親節的另類角度

母親節將至,《易經》如何看母親、母性女性力量呢?
 
《易經》中講到的「陰」,基本上是在說母性力量。
其實陰不算是獨立於陽之外的另一件事,它不過是氣的另一種展現,氣是以陰和陽的方式在轉化的。
 
陰是怎麼形成的?
當氣表現為陽時,它具有生機的作用,當陽氣不再強力推動萬物生長時,陰就形成了。
 
也就是說,在春夏生機的推動力結束後,接著氣繼續往秋冬發展,把春夏所發揮出來的現狀,轉化為「結果」的這階段力量就是陰。
 
簡單說,在一年的氣的運行中,春生夏長就是陽的狀態,秋成冬藏就是陰的狀態。
 
所以陰有包藏、結果、懷妊的特性。而且一定是先有陽的「生」的力量,再有陰「產」的力量,萬物才能生生不息。
 
不管哪些事,只要想要生生不息地發展下去,一定是陰陽一起轉化才能成其功的。
 
產字由彥、生組成,彥是有才德、有文采的樣子。所以可以將陽的力量繼承下來,並形成成果––有文采、有料––那就是「產」。
 
《易經》如何描述陰性、母性呢?
 
《易經》說陰氣是順著陽氣的勢、陽氣生的力量,而內化成「有物」的狀態。我們稱宦官是「被去勢」的人,所以「勢」是雄性的生殖器,是能「生」的源頭。母性承接這個生勢,才能產物。
 
男女結合其實就是陰陽一氣的流行,男女陰陽雖然各有特徵,但不該被視為不相干的兩個個體。如果視為對立割裂的個體,那麼能量層面的一氣流行、和平的致一之道就破壞了。陰陽不在一氣流行之中,位階就會相凌替,你懷疑我、我懷疑你;進的人以僥倖求進,退的人則含恨而退,社會問題、兩性問題都是這樣產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