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化石

 
以訪客而言,老屋是一種風情,但對居住其中的人而言,那卻是一種風險。

 

建築不僅是空間的藝術,也是心理狀態的呈現。

 

長江下游南岸淤積漫流的水,造就了江南水鄉空間。

 

因為水,因為山,因為平原、台地,

一方土地養成一方人,

從而有了閩南空間、浙江空間、安徽空間的不同。

 

老宅因為使用天然的木石,所以必然有感情。

 

鄉村物力艱難,有座老宅木柱下的柱礎已經裂成兩半,一半不知去哪了,只剩一半撐著木柱。

以訪客而言,它是一種風情,但對居住其中的人而言,那卻是一種風險。

 

所以住在老屋的人,其實更希望的是將屋子翻成水泥洋房。

水泥洋房衛生條件好,冷熱好控制。但沒有情感。

老屋充滿情感,但不便利。

 

當現代人將老屋以新的空間方式重造,那是傳統心理朝向現代心理的轉化。

透過轉化來撫慰心靈,那是必然要嘗試的一條路,但如果為了商業需求而廉價拼接,就會讓心靈變得輕浮,以人的知覺敏感度,一定會察覺出這種輕浮虛誇,那麼這種空間只會是一種心靈摧殘。

 

走趟江南,去活化內在的台灣印記、活化自己的情感……